凰山昴

一介文盲

最近正在写洪奥×茜茜,查了些资料,发现弗兰茨约瑟夫I 他们家的几个人真是非常有意思。

他老婆伊丽莎白(茜茜公主),用生命爱着洪姐,看不上露熊,更讨厌普爷;说匈牙利语,花大量时间居住在布达佩斯以北的奥德勒宫,鲜少在维也纳露面;

他儿子,皇太子鲁道夫和茜茜的想法基本是一样的。但是母子间关系也不是太好,各搞各的,两头使劲。另外鲁道夫还是一个动物学热爱者,更是十分热衷鸟类学。但是他的皇帝爹厌恶自然科学,不允许他发展这个爱好,也不许他上大学。

茜茜和鲁道夫都是自由主义者,都十分崇拜匈牙利领袖安德拉希,但是都比较……梦幻,认为帝国的一切问题都可以通过匈牙利解决。但他们也不是蠢,譬如说在露熊这个问题上,1885年沙皇一家访问维也纳时,弗兰茨·约瑟夫I就比较信任露熊的示好,因为露熊曾经帮助他们镇//ya1848事件;但是茜茜和鲁道夫完全不吃这一套,那之后的保加利亚危机证明了这对母子的想法是正确的。

小女儿瓦莱丽更有意思。她的出生是她妈献给匈牙利人、以及弗兰茨·约瑟夫I的礼物,以示对达成双元帝国的祝贺(?)。因此瓦莱丽正好出生于1867年奥地利-匈牙利折衷方案后的九个月。她生于布达佩斯(准确说在布达,当时布达和佩斯还没合并),长在匈牙利,一家人极少在维也纳团聚,她被人称作是“匈牙利的孩子”,茜茜只和瓦莱丽讲匈牙利语,给她找的也全都是匈牙利的家庭教师。

但是!十分讽刺的是瓦莱丽却十分厌恶匈牙利以及有关她的一切。她和皇帝爹见面时,因为能和父亲讲德语而不是匈牙利语特别开心。她还特比喜欢在弗兰茨·约瑟夫I办公的时候,搬个凳子坐旁边看着,也不讲话,很享受这样安静的父女时光,但是如果茜茜回来的话,她就不敢那么做。

更有意思的是瓦莱丽不仅厌恶匈牙利,政治上,她比较青睐“以柏林为中心的德意志民zu 统/yi”,并且觉得“奥地利理想”不是那么重要。


humm……(深重思考脸


鲁道夫和瓦莱丽这两个孩子,前者在维也纳长大,被和他皇帝爹一样的保守主义者包围着,骨子里却是个十足十的茜茜;后者童年几乎都在布达佩斯度过,无论是外表、性格还是思想,几乎都是弗兰茨·约瑟夫的翻版。


另外,虽然鲁道夫比瓦莱丽年长足足十岁,但是因为茜茜宠爱瓦莱丽、经常忽视自己,直到他们成年以后,鲁道夫还是经常性地表达对小妹妹的嫉妒。这更证明了鲁道夫内心是一个很敏感细腻的人,就和母亲茜茜一样。

很有意思了。


以上这些资料基本都概括于Brigitte Hamann的伊丽莎白传。她的传记作品史料很足,叙述详实,描写却非常细腻真实。亚马逊上有。

评论
热度(9)

© 凰山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