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山昴

一介文盲

【aph·露中脑洞】花滑梗

露中的花滑脑洞,流水账,甜的,管开脑洞不管写。

很多捏造,最近看花滑脑洞喷射。奥运会真好啊,和平真好。之前开过的乒乓球脑洞 乒乓球脑洞走这里

==========

伊万·布拉金斯基拿了世锦赛青年组男单冠军,年仅十五岁。这一年恰好成年组世锦赛在莫斯科举办,他刚拿了冠军,一身轻松,就跑过去看成年组的比赛。一早他起床迟了,赶到时比赛已经开始,老王出场顺序靠前,已经正在滑短节目,但是露熊啥也没看到,就看到了尾巴:一个向远处伸手,仿佛要抓住什么的动作。

王耀自然是好看的,他身材修长,姿态优美,当时也只有17岁。

 

“真好看啊!”露熊想。他情不自禁地追随着老王的每一个动作,看着他向评委、向四周行礼谢幕,看着他滑向冰场出口。他注意到老王头发很长,老王的脖子很白,老王的背影特别美。

 

这个瞬间露熊是很羡慕亚洲人天生的细长型身材的,不过他转念一想,有啥好羡慕的,他自己也是个翩翩少年,迷倒了多少少女和奶奶。先笑一下,呵,他就没这个基因,很快就长成又高又壮的那型儿的了。

赛后他跑到后场去找他爹伊利亚。伊利亚是前运动员,现在当教练。在后面看见他爸正在和老王聊天。伊利亚看见露熊,“过来认识一下,这是王耀,代表中//国/队,这个赛季他刚升上成年组。”他说,然后露熊就过去了。

他本来想对老王表达一下自己被老王的美貌惊艳了的情感。可惜当时俩人英语都很差,比划了半天,最后老王把看台上有人扔给他的切布拉什卡玩偶送给露熊,两个人就算认识了。

 

第二天王耀的自由滑露熊没捞着看,因为他的教练紧急把他叫回去,要商讨升成年组的事宜。这是个大事儿,露熊忙起来,又要准备接下来成年组欧锦赛的首秀,渐渐就把老王抛到脑后了。

 

他再一次见到王耀,是两年后的GPF了。这两年间,露熊拿了欧锦赛亚军,势头不错;老王也处于上升期,身体健康无伤病,大大小小的奖都拿过一些,这次GPF乘势而上,一举夺得铜牌。

这一赛季是非常令人喜悦的时刻,王耀的滑双人滑的姐姐王春燕也与搭档一起夺得GPF冠军。这一年王耀19岁,站在领奖台上他尽情地笑着,青春洋溢,像一只轻巧好看的燕子一样。

 

“我要和他一起站在领奖台上。”伊万看着站在领奖台上的老王想。“就在下个赛季。”这次GPF他总分排名第五,并没有发挥出最好水平,但他年轻,未来是一条笔直的大路,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然而“下个赛季”这个单方面约定并没有兑现。因为就在转年,王耀经历了职业生涯中第一次严重的伤病,不得不接受手术,于是错过了四/大/洲/赛、中/国/杯,好不容易能开始恢复训练,这一个过程也很痛苦,王耀数次入院,身体与心理上都饱受折磨。

 

他姐姐王春燕告诉他,你得挺着,慢一点关系,挺过来了,你就还有未来。

王耀也想这样。他也想明天一睁开眼睛,就可以回到冰场上和队友嬉笑逗乐、就可以随便甩一个四周跳、就可以做回平常的自己。但是现实并不是这样的,他的伤腿一直在痛,有时都难以站立。有一天他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躲在窗帘后头哭。

 

这时候伊万推门进来,他掀开窗帘,就看见泪流满面的老王。王耀看着他,长久地对视着,他什么也没说。

 

最后老王先开口了,“你谁呀?”老王说。

 

露熊傻眼了。他本来以为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瞬间,气氛全给毁没了。不过这不怪老王,他本来也没见过露熊几次,更何况露熊现在身高突飞猛进,骨架长开了,身量和气场都和小时候不太一样。

老王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露熊是谁。想起来了以后他第二句话是:“你来干嘛?”

“我来参加/中/国/杯。”

“这我知道,你来这里干嘛?”

“我刚刚看到燕了。”伊万告诉他,“她让我来叫你一块去看她排练。”

 

老王心里一咯噔。他不想让王春燕知道他哭过,王春燕也有很多压力,不能叫她担心自己。“行,我这就过去。”然后他叮嘱道,“你可别告诉我姐我在这儿。”

 

然后他转念一想,嘶,不对啊,这崽子都管他姐姐直接叫“燕”了,他们俩啥时候这么熟了?实际上他不了解,伊万不仅管王春燕叫“燕”,他们两个还互相称呼“老铁”。伊万刚在世青赛上崭露头角后不久,王春燕就加了他的联系方式,从那以后他俩天天聊,互刷朋友圈,铁得很。

 

COC过后的表演滑,伊万作死,搞了一个恶搞版图兰朵。这个秀的笑点是到最后图兰朵会亮相,ideally这个图兰朵应该由一个又高又壮的男选手扮演,再表演得油腻一些,肖料很足。

露熊脑子一抽,就给老王说,“要不然你来演吧?”

王耀想,为什么不呢?闲着也是闲着。他以为最后就露个脸就完了,结果伴随着帕瓦罗蒂的一曲高歌,伊万把他抱起来了,抱起来转,转好几圈。为了这个动作,露熊特地向加/拿/大冰舞选手玛格丽特和马修·威廉姆斯请教,还私下里练了好久。

 

结束后网上一片 “要抛跳!”“要男双!”的呼声。

王耀发现,小女粉丝看自己的眼神儿都不一样了。

 

“你看你整的这是啥。”露熊离开北jing的时候,王耀怒气冲冲地找他算账。

伊万哈哈一笑。登机前,他从安检通道里回过头来,对王耀喊道:“以后还能见到你吧?”

“当然能!”于是王耀也喊开了,不顾形象。

“每个赛季都能见到你吗?”

“一定!”

 

这之后,王耀努力配合治疗,也加紧了训练步伐。下个赛季的NHK Trophy他伤后首战,发挥出色夺得男单铜牌。

 

接下来的日子如同白驹过隙,比赛一场接着一场,很多事儿发生了,一件接着一件。

NHK Trophy后王耀状态不太好,GFP掉到四五名上去,后来调整了编舞,世锦赛又得了银牌;

伊万的后辈维克托也冒出头来了,十几岁的小孩儿,气势很盛,跟在后面,狠劲追赶露熊;

世锦赛铜牌得主,日本选/手本田菊放话出来,说王耀弱爆了,有本事正面刚。于是接下来他们俩正面刚了一整个赛季,两人都有输赢,比赛过后发现各有成长,于是也能放下隔阂,相视一笑;

他俩刚完了以后,伊万又和美//国选手阿尔弗雷德·琼斯刚上了。王耀和本田菊刚的时候,都是赛场上刚,比完赛还是朋友。伊万和琼斯则不同,他们比完赛私底下还得约出去打一架;

有一年国别对抗赛的表演滑王耀和伊万终于男双抛跳了。不仅抛了,还抛了三周,落地还给站稳了。抛完了以后王耀问伊万,说我沉不?伊万感到这是一道送命题,于是就说不沉不沉,比我们女单的小姑娘们还轻。王耀说你就瞎咧咧吧。他看起来气呼呼的,其实内里非常开心;

 

王耀终于拿到世锦赛冠军了。当时他和露熊一起坐在暂列前三名的等待区,最后一名选手滑完、一切尘埃落定后,王耀看着自己的名字在列表最上方,突然忍不住眼泪。伊万探身过去抱他,老王就抱着伊万哭了个爽。

“我还记得你上次这样哭。”露熊说。一个人藏在旧仓库里、藏在窗帘后,那么年轻,却那么忧愁。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你,我还是我,这样真好;

 

王春燕的搭档结婚了。婚礼上,她看着从9岁就牵手的搭档,满脸红光地牵着新娘。时间真快呀!她想;

 

算算日子,奥运会快到了。

 

§

进入奥运赛季后,老王和露熊都巨忙,也没什么时间聊天。这一届奥运会男单项目风起云涌,前有王耀伊万本田菊,后有阿尔弗雷德和维克托,此外西/班/牙老将安东尼奥·卡里埃多也是热门奖牌争夺者。训练再怎么紧张,王耀内心却非常平静,仿佛世界上只剩下滑冰这一件事情,余下全部皆为空白。

 

王春燕卯足了劲要在双人滑中夺冠。进入集训前,她一狠心把留了很多年的长头发剪了。十六岁时,王春燕JPF夺冠的时候梳了两个丸子的发型,那之后她有点迷信这个发型能给她带来好运,就一直没变过。直到现在她下定决心,要以新形象进入奥运赛季。

 

去理发店前她怂恿王耀和她一块剪。

“没必要。”王耀说。王春燕小吃惊了一下,呦呵,这么稳?

然后她想起很久都没有和伊万唠过嗑了,就问老王:“你最近和我老铁联系过吗?”

“没有啊。”

“为什么?你俩不是特恩爱吗?”

“因为没必要。”王耀告诉她。马上就要比赛了,分别时刻不会永久,就如同相聚时光同等短暂一样,你我天各一方,但是都在朝着共同的目标奔去,这样说来在赛场上相见岂不更好?

 

露熊自由滑选了他欧锦赛用过的《图兰朵》,稍加改进和调整,准备用这套节目来冲金牌。欧锦赛的时候,露熊技术分优秀,但是pcs不是特别出色。教练说他感情投入不够,一看就是为了比赛而比赛。

为了这,伊万十分苦恼,教练也很苦恼,伊万给别人当教练的爹也很苦恼。伊利亚告诉露熊,说其实能做的你都做了,但是头脑里还得想通,否则即使是真到了赛场上,不管你的技术分多么高,都clean了,pcs吃亏的话,金牌还得是别人的。

 

伊利亚一语成箴。团体赛上维克托滑短节目,露熊自由滑。整套节目都clean了,但是自由滑分数还是低于本田菊,排名第二。

 

另一边王耀和王春燕他们是在团体赛结束以后才抵达奥运村的,安全抵达后他们立刻投入了练习,基本处于封闭状态,互不影响。个人项目头一项是双人滑,王春燕和搭档clean了短节目后暂时名列第二。

FS之前,王耀看见王春燕在哭,但是哭过之后她立刻进入了比赛状态,眼神前所未有的坚定。这天王耀在健身房进行基础练习时,队医跑进来叫他赶紧开电视,他心一凉我去是不是错过姐姐的比赛了呀?打开电视刚好看到直播自由滑的一个尾巴,等分的时候他觉得似乎过了一个世纪,才宣布结果。

夺冠了。

 

王春燕和队友笑着拥抱,说好了没有眼泪,两个老将却眼泪鼻涕糊了一脸,还笑着,难看死了。

 

这天晚上他们跑到王春燕的宿舍,时间紧迫,也只能迅速道一声“祝贺”,就得各自再返回训练场了。伊万和王耀都在,王春燕夺冠后王耀特高兴,笑得和朵花似的。但是伊万知道王耀最近旧伤复发,可能也不是在最好的状态。

但是他什么也没说,和王耀照面时,他说“赛场上见”,王耀也说“赛场上见”。再没有别的话了。王耀离开时,伊万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踏实,但他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为啥不踏实。

 

短节目时果然出事儿了。在最后一个四周跳时,王耀脚下一滑,重重地摔在冰面上,之后的几个动作都受到影响,短节目后位列第五,夺得奖牌的希望又渺茫了一些。

 

短节目过后,教练突然给伊万传了个文件,是很早的时候一对中/国双人滑组合的“图兰朵”。

 

“你的图兰朵不在冰上。但是你得找到她,你得让评委、让观众也看见她才行。”教练说。

 

自由滑,王耀在一片欢呼声中出场热身了。据说他的右脚打了封闭,几乎已经没有知觉。观众心疼他,给他掌声,为他欢呼;但是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心疼自己,泰然自若。自由滑里他硬是完成了四个四周,拼了命地滑。下场的时候几乎站立不住,脸上汗水和泪水都分不清。

 

下一个出场的正好时露熊。在场外他们什么也没有说,也不需要说什么了,短暂的目光交汇后,伊万就上场了。《今夜无人能眠》响起的时候,他感受到一道目光追随着他,这一刻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找到“图兰朵”了。他明白,他的“图兰朵”不会移开视线,王耀不会移开视线。这个节目过后,他突然觉得,得分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他向暂列前三位的等待区走去,王耀已经在那儿等了一会儿了。他们相视一笑,什么也没有说,静静地等待出场数序排名最后的本田菊完成项目。

 

“我找到我的‘图兰朵’了。”在这个期间,伊万偷偷地对王耀说。

“我知道。”王耀说。

“我觉得……我认为这个图兰朵有可能……”说到这里,伊万给自己壮了壮胆才接着说下去,“我觉得这个图兰朵有可能是你。”

他这样说完,王耀短暂地沉默了一会儿。

 “我知道。”最后王耀说。伊万他发现王耀的耳朵红了,紧接着他自己也脸红了。本田菊自由滑后总分排名第二,最后的金银铜牌得主就确定下来了,露熊金牌老王铜牌,本田菊自己银牌,他刚一来到前三名等待区,看见伊万和王耀两个大红脸,心说怎么个情况。

 

其实他大概明白了。明白了,他也没说。同时得了银牌他也有点不服气。

“那就四年以后再见吧!”颁奖的时候,本田菊和露中分别握手,并这么说道。说完后他就意识到这话有点不对,因为奥运会是结束了,这没错,可是世锦赛就在一个月后!

“下次比赛再见。”王耀笑着说,他很开心,所有人都很开心。

 

其实这话也不对,因为比赛是比完了,那之后还有表演滑呢。这年男单冠军伊万,阿米第四,但他才十九岁,职业生涯还很长。女单冠军娜塔莎,才十五岁,连世锦赛都没参加过,欧锦赛后就横扫奥运。双人滑冠军王春燕和搭档,冰舞冠军玛格丽特和马修。

表演滑排练场上这一群人整了一大堆幺蛾子。什么男子三人滑啦,女子三人滑了,该玩的都玩了;

马修·威廉姆斯选手和吃错了药似的,无论逮着谁都得托举,举完以后还得转圈,他搭档玛格丽特也不管,心说皮这一下子,随他去吧;

王春燕也和吃错了药似的,她和搭档准备了一套搞笑节目:她穿肌肉装,搭档穿裙子带头花儿。彩排的时候所有人都笑趴下了,王耀笑得肚子疼;

白鹅选手娜塔莎特地准备了小花要送给伊万,她一个女孩子,但是伊万怕她,一个劲儿往王耀身后藏;

正式表演滑的最后,所有人在冰场中央相拥。这是一个幸福的时刻,也是一个略显悲伤的时刻,包括双人滑王春燕及搭档、德国老将尤利娅和路德维希、冰舞玛格丽特和马修、男单安东尼奥在内的许多人在这个赛季后都要退役了。

 

但在这个赛场上,没有人会永远告别。在退役的运动员中,有一部分会投身教练与编舞的工作;有一部分会重回校园、进修相关专业;即使是再也不从事与冰场有关的职业,这些人的身影也在激励着更年轻的一代。

 

离开奥运赛场、归//国以前,王耀和伊万并排坐在冰场的观众席里,灯熄灭了一半,赛场上黯淡了下来,只有零星的工人还在忙碌。反正也没人看得见,他们就偷偷牵了个小手,浑身散发着初恋的酸臭味。

 

后来他们发现这期间也有很多时间他们其实都在温哥华训练。时间虽然紧,挤挤总还是有的,不如抽点空闲,好好谈个恋爱吧。

 

【fin】


花滑真好看啊

我真的好喜欢02年普皇LP卡门啊!!! 虽然输给了亚古丁

但是卡门真的很好嗑啊!

评论(13)
热度(185)

© 凰山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