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山昴

一介文盲

【露中】沙雕脑洞·乡村文学

《咱们村儿里的人》

沙雕文,cp露中,其他人均可能露脸。毫无事实根据,毫无逻辑

可能这个脑洞有朝一日我是真的要认真写写吧。另外“阿拉比耶夫”以后会在周末和/或周三更新,周末见。

来呀,互相伤害呀🙂🙂🙂

 

文案:

在挡和郭/嘉的领岛下,在“创建新农村”的清风吹拂下,供销社社长王耀勤奋工作,努力做人,眼瞅着当了小半辈子模范村干bu了,最近却不知触了什么降头,让村头姓布拉金斯基的那个小混子给缠上了。

他们之间有究竟有什么过往?是恩怨,是情仇?是什么,使得小混混对供销社长纠缠不住?又是什么,使得王耀对布拉金斯基温情劝慰,不离不弃?

“村霸”阿尔弗雷德作威作福;神婆亚瑟沉迷封建迷信;有伟谢前科的弗朗西斯屡教不改,数次再犯;一村现状,何以如此糟烂?

让我们走进乡村,走进供销社王社长的生活,走进咱们村儿里的人。



人设:

【王耀】

村供销社社长,出生年月不详,一根脊梁,一身秘密。据说有个大学文凭,不知道最后为啥还是回归农村了。是老王家的老大,父母走得早,下面三个弟弟妹妹都是他一手拉扯大的。

赶上了电//商崛起的好时节,主动承担起帮村民售卖滞销农副产品的重任,详情请洽村供销社。

早些年开了“老王农家乐”,后来因为生意太忙,打乱了王耀养生计划,就转手了,转手时捞了一笔。很会做饭,有时候兴致上来了还会去农家乐露一手。

家里养了三只猫,还顺带喂着一只野猫,还顺带喂着一头熊崽子。

 

【伊万】

村口小混混,最显著的特征是一身假耐克,蹲村口田垄上头,手里捏着个酒瓶子。

自从他崛起以后,村周边的其他小混混渐渐地都被打服了,治an环境有了显著提高,因此村里对他采取了放任措施。

据传手下拥有小弟无数,女人左拥右抱。实际上小弟只有三个,除了跟在旁里抖也没啥能耐;左拥右抱的女人是他姐妹,别人不了解情况,传着传着就传瞎了。

和村霸阿尔弗雷德极不对付。

人生格言:“我虽然抽烟,喝酒,穿假耐克,但我知道我是小耀的好孩子!”

 

【阿尔弗雷德】

村中一霸,是村长的儿子。

从小就很牛叉,天天作威作福。

眼瞅着走群众路线的王耀越来越吃香,不仅钱赚起来了,也越来越有群众基础。阿尔弗雷德作为村霸的地位受到了威胁,因此常和供销社作对。

然而实际上供销社的电商生意是他和王耀俩人一块搞起来的。

大嗓门,很能吆喝。站街上一开嗓,村广播站的广播员都得下岗。

 

【亚瑟儿】

风水先生,但是也有人习惯管他叫神婆。

非常封建迷信,据说能看得见脏东西。人们经常雇他来看风水,盖房装修啦,婚丧嫁娶啦,上坟祭祖啦,是一定要和他通通气的。

住在村西头有名的鬼宅里,但是和鬼宅里的鬼处得还不错。

烹饪技术非常之差,他自己做的饭自己吃没事,阿尔弗雷德吃也没啥问题,其他人吃了就得闹肚子,上吐下泻大半宿,因此公共/集/会中严禁下厨房。

会绣花,会看孩子,经常和王耀交流育儿心得。街坊邻居的嬢嬢婶婶见了他就一声悲叹:“多好的娃,要是个丫头的话,就能嫁到我家当媳妇了。”

 

 

我们村儿里的人

(序章)

俗话说得好,立夏不热,五谷不结。立夏一过,天儿就贼拉热了,到了六月,热得叫人直淌哧啦汗。头午还将就,到了正午里,毒日头正对着人脸杠杠地晒,晒得村里人直骂娘。

供销社社长王耀吃过中饭,觉得迷糊得很,就支了张竹椅,躺上头睡午觉。衣服敞搭着,露出白花花的肩膀头和肚皮。这时住村西头儿的弗朗西斯风风火火地闯进来了,一边跑,一边吱哇乱叫。

“麻大烦了!你快村委会去瞅瞅啊!”

王耀寻思着,多大事?天塌下来了也得等我睡醒了再说。

但他又一琢磨,这家伙有伟谢小姑娘的前科,自己又没穿多少衣服,不太安全,于是就勉为其难地把眼睛撑开了条缝儿。“又咋了?”

“就村口那个小混子,布拉金斯基家那小兔崽子闯祸了!”见王耀一眯眼,又要睡,弗朗西斯大声嚷嚷起来,“你快憋睡了!了不得了,他把村长儿子阿尔弗雷德新买的拖拉机给砸了!”

供销社王社长猛地睁开了眼睛。

 

王耀骑着他的小电驴,火急火燎地往西头村委会赶。

“个熊崽子!”他一边骑,一边在心里骂。“这熊脾气,到底是跟谁学的!”

天儿蓝了,日头热了,知了开始叫唤了。

麦子熟了,金灿灿的,娃儿们开学前,就能收割了。


【可能不会tbc的tbc】


==================

写沙雕文真的很爽啊!!!!


评论(10)
热度(113)

© 凰山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