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山昴

一介文盲

【aph·露中】阿拉比耶夫(8)

发生在1865年前后彼得堡的故事。托里斯第一人称,cp露中白-->露单箭头。立波已订婚设定,大波波性转,使用“雅金卡·卢卡谢维奇”这个名字。每个人的人格都不完美,ooc,不严谨,有这方面洁癖的话请一定避雷。

现有章节走这里:(1)  (2)  (3) (4)  (5)  (6)  (注解)  (7)  (8) (9)

===========

(八)

事情发生在市郊的一处弃地。地曾经属于一个大贵族,被他用作夏季的度假屋的。这人死后,宅子后面的草场无人打理,有些地方野草疯长,有些地方则寸草不生,裸露出了土地;花坛里的观赏植物渐渐被野草扼杀掉、变得十分荒凉,甚至有些骇人了。

远远地,就能看见大人物的尸身,穿着一件深褐色的外衣,面朝下俯趴在哪儿。除了我和探长巴克拉绍夫外,月余前在阿尔卡吉亚剧院遇见的小公wu员爱德华·冯·波克也在那儿,我没想到他是在法yuan供职的。我们简短地打了招呼,他说非常高兴还能再这样的场合见到我。

我却没法赞同。这样的场合——当一个人死去时,难道我们应该在这个时候紧紧因为见到熟人就感到愉悦吗?

我也问候了他,并没有把这些说出来。

此外,在现场还有一名记录员,两名法jing,除此之外,还有几名执行吏在外围游走,驱赶那些抻着脖子、想要一看究竟的市//民们。

赶走了,也没有什么用处,脚长在这些人自己身上,别人说了不算。不一会儿,到执行吏们巡视到另一边时,这些人就又跑回来了,探头探脑的,摆出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仿佛只要远远地一看,他们就能什么都看明白了似的。

 

“请您开始吧,罗利纳提斯医生。”探长说,于是我走近了尸身。

尸体没有浮肿,也没有变色,到今晨为止的寒冷天气使得这身体保存的很好,一点腐坏的迹象都没有。艾伦·琼斯,这个英俊、总是出手阔绰的年轻人,就这样倒在那儿,一点生气也没有了。

早些时候,也就是个把小时之前,冬日阳光将积雪融化了,他的身体暴露出来,被路过的农妇们发现了。他倒在那里,一开始,她们还以为他只是喝多了、不小心跌倒了呢。

“您可不能睡在这儿呀!”这其中有一个年轻姑娘,羞红了两颊,在周围人的怂恿下,走上前去拍了拍琼斯的肩膀。

公使的兄弟没有反应。

她们试图把他搀扶起来、挪到暖和一点的地方去,这时才看见他胸口的窟窿——艾伦·琼斯,美国公使的兄弟,这时已经一命呜呼了。

 

他挨了两下——两处足以致命的重伤。农妇们看见他左胸下部的枪伤后,纷纷受了惊吓,将他抛在原处,就都跑开了,因而没有注意到第二处位于在后脑的贯穿伤:由什么利器贯穿了他的后脑,留下了一个深且骇人的洞。

他趴在雪地里,积雪融化了,雪水浸湿了周围的土地,这片泥泞就成了他最后的安身之所了。那双漂亮的蓝眼睛依然还睁着,他一定看到了夺走他性命的恶人,然而他不能讲话了。美国公使的兄弟——这个大人物,就这样死去了。我先是开始查看他的两处重伤,一边查看,一边说些我的观察结果。我说的时候,那名记录员就依样重复一遍我的话,然后将它们写在他的记录簿上。

巴克拉绍夫在一旁看着,不时指点,向我提出一些问题,或是说些他自己的意见。反倒是小公wu员爱德华·冯·波克,之前我在剧院见到他时,他讲了这么多,几乎就是个话匣子了,现在,在巴克拉绍夫的面前,爱德华·冯·波克显得十分沉默,除了之前那简短的问候之外,他没有再说别的话。

 

那之后,我开始检查尸斑。我按压它们,查看尸斑变色的情况。这样做时,我发现在艾伦·琼斯的上半身,除了尸斑之外,还有些令人忽视的淤痕。

“有在身亡之后形成的淤伤。”我说,记录员写下了这句话。

“只在上半身有,面部、胸部、腹部、两肩与两臂均有分布。”我又补充了一句。

记录员就依样重复道:“只在上半身有,面部……”并将这句话也写了下来。

“他是被拖过来的吗?”小公wu员爱德华·冯·波克问道。

“极有可能,”探长说,“在别处死了以后,被拽着两腿、拖到僻静的地方来了。”

“土地上没有拖行的痕迹?”

“没有,应该已经被清除过了,加上雪也融化了。”这时,探长发现我的表情非常疑惑,于是解释道,“您瞧,积雪融化的时候,是从雪被下方开始发生的。土壤湿度增加,因此变得非常松软,和黏泥一样。这时,中上层的积雪短暂地冻结起来,因为重力,就把下面土壤表面原有的一些痕迹破坏了。到了上层积雪也融化掉、尸体暴露出来时,”探长向艾伦·琼斯的方向抻了抻脖子,“您看那周围,就和泥沼一样,全是泥和水,无论是拖拽痕迹啦,还是足迹啦,就都被泡坏了。”

 

说完这些,探长又开始用那种极具魄力的眼神看着我了,“依您所见,”待了一会儿,他说道,“依您所见,哪一处才是致命伤?是枪伤吗?还是颅脑后的贯穿伤?”

“很难说,”我迟疑了一下。尽管心里已经有了些想法,我也不想在内检之前,把事情说得那么绝对,“应该尽快进行解剖,才能下定论。”

记录员正准备把这句话也原样写下来,却被探长制止了。探长用他那充满压迫力的眼神,只看了一眼这个和麻杆一样瘦的年轻人就如同突然被冻着了一样,打了一个寒噤,也不再往下写了。

“医生,您瞧,”探长转向我,摊开双手,尽管他的表情非常诚恳,可是这样一来,这个矮而壮实的中年人看起来就更加阴郁了,“您这样说,我还是比较为难的……您知道,死去的人好歹也是个大人物,既然我被指派来调查现场,总也该有点实在的东西,也能给上面有个交代呀。”

这时他向我靠近了一步,“譬如说,这枪伤,您觉得它会是致命伤吗?”

“这我没法说。我还是建议您尽快安排解剖,结合内出血等检查结果一并判断,才……”

“这么说,您不觉得这枪伤是致命伤了?”

 

这一个瞬间,巴克拉绍夫看着我的眼神就如同钳住了猎物的猎鹰,那目光是那么锐利,我感觉自身都要被它给刺穿了。

这时我也意识到,探长正在不动声色地把我向“枪伤是致命伤”的这个方向引导过去,然而越是这样,本能告诉我,我越是不能被他带跑了。

于是我鼓起勇气反驳他。在探长那骇人的目光下,想要这样做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甚至得花上几秒钟,深吸口气,才能把呼吸调整好,说出这些话来:“我从来没有那么说过,阁下。关于这个问题,我的意见非常清楚:只有在解剖之后,才能判断究竟哪一处是致命伤。”

话都说出来了,我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了,想着反正巴克拉绍夫也不能那我怎么样,我甚至反问道:“难道安排解剖、进行内部检查有什么困难吗?”

探长并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而是叹了口气。这次叹息既深沉、又有些无奈,仿佛我方才提出了个幼稚而无理的问题一样。

他什么都没说,我却疑惑极了。

这之后,探长把执行吏们召集回来,叫他们开始清理现场,着手要将尸身挪到停尸房里去了。探长还接下来还得去述职,于是这项工作就交给他手下的一名法jing负责,由我和小公wu员爱德华·冯·波克监督。尸体被裹在尸袋里,装到了停尸房专用的板车上,我们也乘上了另一驾马车,一同向停尸房的方向出发了。

 

巴克拉绍夫离开后,小公wu员爱德华·冯·波克就打开话匣子了。我们去到停尸房的路上,他先是责怪了我,为什么要一个劲儿地说解剖的事情,“你不是不知道,这人的兄弟是美国公使……解剖的话,是必然要让亲属知情的。”

不消他多说,接下来的事情我就明白了:如果要安排解剖,事情就必然得捅到美国公使本人那儿去,到时候,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可就没有人知道了。

“至于巴克拉绍夫……你也别太介意,”爱德华接着说道,“他呢,就是这样一个人,自己要是有了什么想法的话,就一定要强迫周围的人——同僚啦,属下啦,也一道赞同他,否则就不会痛快。至于那枪伤,”这时这位朋友轻蔑地笑了笑,“我都看出来了,他一个劲儿想让你说枪伤是致命伤,因为只要将子弹取出,查查持枪者,总也能查出些什么的。别的呢?那就不好说了,因为谁都有可能把家里的铁棍子磨尖,把那家伙的后脑给戳穿——谁都能办得到。”

“这件事情很让探长为难吗?”我问道。现在我已经知道,大概爱德华·冯·波克是个讲话不怎么顾忌的人了。

“唉,怎么可能不为难呢?死的毕竟是个大人物——是美国公使的兄弟呀!”

这时候,已经到达停尸房了,我们都下了车,看着执行吏们将尸体从板车上抬下来、再抬到停尸房的木头桌子上去。手续非常繁杂,开出这人已经死亡的证明是一项;接收进入停尸房的表格是一项;因为非自然死亡、需要后续调查,因此命令暂缓一切丧葬仪式的文件又是另一项。这些表格啦、说明啦,每一条每一款都需要不同的负责人来办理,我们到达时已经是傍晚了,负责人们有很多都去吃饭了,因此得一个个地找回来,听他们满腹牢骚地抱怨一通,才能开始办理。

“出去等吧。”爱德华·冯·波克对我说。作为一名医生,我不反感和已经故去的人们共处一室,可停尸房里的气氛实在是太诡异、过于令人压抑了。说话间,又有另一伙护送尸体的人到了,这次送来的是一位非常富有的老妇,被人下了毒,就死掉了。据说中毒后,她挣扎了足足一天半才死去,死的时候,她拼命地抓住在一旁陪护的医生的手,抓得那么紧,惹得那名可怜的同行痛得大叫起来。

 

那只手最终松开、且无力地垂下去了。

 

要知道,需要被接到这个停尸房来的,大都是些死得离奇、因此还不能下葬的人们!

有了这个想法,我又无法遏制地开始想象,在这些尸身里,有多少人到了最后一刻、面对着夺走他们性命的恶人,还在挣扎、在哀求,拼命地想要活下去呀!

 

这种念头突然令我非常不适。因此我立刻和爱德华·冯·波克一起,到外面去了。停尸房的大门外还有一些正在等待的人,他们有的正在吸卷烟,静默着。见我们也加入了等待的行列,有一位善良的先生向我们提供了卷烟,我不吸烟,爱德华·冯·波克也谢绝了。这时停尸房里出来人叫,其余那些人、包括向我们提供卷烟的这位先生便都到屋里去了。我们站在原处,他们吸烟留下的那些烟雾还没有散去,空气里满是烟草的刺鼻气味,头顶上的街灯发出昏暗的黄色灯光无法将这些烟雾穿透,这样,我们好似身处一个烟雾缭绕的幻境中——一个如水般荡漾着、略微不太真实的世界。

冬日暖阳留下的温度渐渐散去了,我们又开始觉得冷了。

 

“我很久没有见到在阿尔卡吉亚见到‘夜莺’了。”爱德华·冯·波克说。我们并不熟识,能说的便只有这些人人都能嚼一嚼舌的事情了,“听说他受伤了?那真是太不幸了。”

我告诉他,王耀的伤势没有大碍,现在正在好转中。我的同伴无所谓地点了点头,最近,因为“夜莺”无法登台,阿尔卡吉亚的上座率连日下降,几乎变得有些冷清了。对小公wu员爱德华·冯·波克来说,他最欣赏剧院那种生机勃勃的氛围,当人潮涌动时在坐席里时,当幕布拉起、人们开始鼓掌、欢呼时,那圆形玻璃天顶下是总是充满了蓬勃的生命力。

正如同孩童喜欢新鲜的、刚刚出现在市面上的玩具一般,人们也总是喜欢那些新奇、美丽、罕见的人和事物。在阿尔卡吉亚,这样的人为剧院带来了生机,也带来了我们最好的朋友——卢布。

然而就如同孩童总有一天会对他们的玩具失去兴趣一般,谁又知道人们何时会对他们失去兴趣呢?

 

“但您却说他会带来噩运,”我提及了上一次我们在阿尔卡吉亚剧院的谈话,“您告诉我,说一只来自异乡的夜莺会一个接一个的噩运。”

我的同伴笑了笑,“我当时就告诉您了:那只是迷信而已,是小的时候,高祖母讲给我们听的。您是医生,是笃信科学的人,何必要把这种迷信放在心上呢?”

既然这样,我想,既然这样,那您又为什么要把这样的迷信告诉我呢?难道迷信说出来,不就是要让人相信的吗?

 

我这样想着,却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爱德华·冯·波克看着我,这时候撇开了话题:“刚刚提到布拉金斯基,没记错的话,现在他们那家是有三个年轻人?一个出嫁了的小姐、一个男性继承人、还有一个养女?”

“没错。”

“上一代……老公爵和公爵夫人,他们都去世了?”

“很遗憾,是这样的。”

“我记得他们家还有一个老门房,总是疯疯癫癫的,前两天独自一人跑掉了,现在不知所踪?”

“您说得对。”

对话进行到这儿,爱德华·冯·波克突兀地停顿了一下,仿佛在迟疑些什么似的,过了一段时间,才接着说道:“我本来和那一家不熟……也许还不如您和他们的交情深,但是我遇到过一件事情,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与其现在闲着,不如我来讲给您听吧。”

 

爱德华·冯·波克要讲述的是六一年的事情,也许您还记得,这个时候,布拉金斯基正在东边打仗,并不常在家乡,公爵夫人、冬妮娅以及娜塔莎三人住在布拉金斯基宅中。

这时爱德华·冯·波克刚刚开始在当地法yuan任职。做公wu员,您得知道,尤其是刚刚入行这些人,是经常会被指派着出去跑腿、做一些繁琐而又零碎的事务的。六一年夏天的一个下午,他的顶头上司要他到布拉金斯基家去,抄录一份他们家某某处田产近来三年的账目,以用于对照比证,来起诉另一个谎报收入的乡绅。

他去了,这天冬妮娅和娜塔莎都不在家,于是由公爵夫人接待了他。此时距安娜·布拉金斯卡娅去世已经只剩下不到一年了,这个时候她几乎总是病着,肺病来来去去,反复无常,总也没法痊愈。虽然有两个女儿在身边陪伴照料,她的健康却是每况愈下,人也变得比之前任何时刻都要瘦削、憔悴。

“大夏天,在屋里坐着,还要裹着貂皮大氅,看上去冷得不行呢。”爱德华·冯·波克告诉我。

尽管这样,公爵夫人还是热情地招待了这位朋友,尽管他只是一名小市//民出身的公wu员。她亲切地和他谈天,询问他是从哪里出身、在哪个部门任职、何时地方法yuan就任的?

“您要找的东西都在大书房里,我让管家带您去,您可以随意查阅、抄录。”最后她说,“我得到楼上去了,您要是有问题的话,就叫人叫我。”

爱德华·冯·波克谢过她,就跟管家一起到书房里去了。他们很快就找到了他需要的材料,然而那是为期三年的账目,全都写在纸上,也不是三言两语的事情。他立刻开始抄写,写得飞快,一刻都没有耽误,管家也找了几个识字的男女仆人来帮忙,尽管这样,到了这天夜幕将至的时候,他也没有抄录完。

他没有办法,于是只能第二天、第三天再次到访,公爵夫人依然十分亲切地对待他,冬妮娅和娜塔莎在家时,她还认认真真地向他引见两个女儿,仿佛爱德华·冯·波克不只是个来跑腿的小公wu员,而是个真正的客人、一个高贵的朋友了。

这让爱德华·冯·波克受宠若惊,他想,如果就能这样结识布拉金斯基一家,等到长子伊万·伊利亚伊奇回来,再顺便和他交个朋友,攀上了这种关系,那也是非常好的事情了。这项抄录账目的工作一共持续了四天,到了第四天傍晚,他终于抄完了全部三年的账目,将这一沓纸搬到马车上,就准备和公爵夫人道别了。女仆让他在大客厅里稍等片刻,他就在那儿自己走动起来,毕竟布拉金斯基家是个气派的大宅子,值得仔细看一眼的玩意儿还是有不少的。

壁炉上方摆着一张伊万·伊利亚伊奇的照片,照片在当时是非常罕见的东西,于是他便凑近了,想看得清楚些——要知道这是他想日后攀上关系的人,总要知道对方长什么模样才好。

他靠近壁炉,抻着脖子,想要看清楚相框里布拉金斯基的长相。这时,屋门突兀地响了一声,门房老叶甫根尼进来了。

六一年的时候,老叶甫根尼已经开始疯了,却还不像现在这般疯。看见爱德华·冯·波克站在壁炉前,老门房突然向他扑了过去,猛地把可怜的小公wu员撞向一边,用那健壮的胳臂将他的上半身紧紧按在墙上,将他钳制在那儿了。老叶甫根尼的力气非常大,爱德华·冯·波克动弹也动弹不得,老门房捏着他的胳膊,他吃痛呻吟起来。

“我不是什么可疑人士!我到这儿是得到允许的,您去问问安娜·米哈伊洛夫娜去呀!”

然而老门房并不听取他的辩解,他按住他,直到公爵夫人从楼上赶下来。

爱德华·冯·波克原本以为,只要公爵夫人来了,他就得救了。然而当她赶到时,她看见他站在旁边,被老叶甫根尼压在墙上,她那总是温和而亲切的面孔变得非常阴沉,几乎有些可怖了。

“您在这儿干什么?”安娜·布拉金斯卡娅问道。这一刻,不知是因为肺病引发的咳疾,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的嗓音变得嘶哑而低沉,简直就有点像泥沼里的巫婆了。

“您究竟是在找些什么?!”她逼问道。公爵夫人问话时,老叶甫根尼手下的力道就更加大了,扭得爱德华·冯·波克的胳膊痛的厉害。

“我只是想看看伊万·伊利亚伊奇的照片,没有什么别的企图!”他只能大声为自己辩解道,自己只是想看看壁炉上的照片,没想找什么东西,也没想偷什么东西。他一遍又一遍地解释着,几乎都要哭出来了,最后,老门房终于松开了他。

“我本以为您是个懂规矩的年轻人,而您却这么轻率!”公爵夫人说。这时,因为愤怒,她的两颊泛起了红晕,那双罕见的紫色眼睛里也溢满了泪水。她喘息得很厉害,胸脯快速地上下起伏着,不一会儿就开始咳个不停了。有几个女佣跑进来,搀扶住了公爵夫人,让她在椅子上坐下。隔了好一会儿,她这才把气喘顺,能好好说话了。

“放了他吧,好人老热尼亚,”她说。老门房照办了。

紧接着,她转向小公wu员,用一种冷冰冰的口吻说(据爱德华·冯·波克称,那时公爵夫人的口吻就像极了现在的娜塔莎),“您走吧,先生。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刚才发生的事情了——闹出这样的乱子来!”

紧接着,小公wu员爱德华·冯·波克就被老门房揪着衣服领子,给赶出去了。和布拉金斯基一家攀上关系的这个愿望就这样破灭了,这还不算,接下来的几天里,他惶惶不可终日,始终害怕公爵夫人向他的上司告发他的不当行为。

然而她没有告发,她什么也没有说,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您不觉得奇怪?”全部讲清楚后,爱德华·冯·波克这样问道。

 

我觉得奇怪,我当然觉得奇怪。这些事情——这一切,纠缠在一起,如同浓雾一般,如同吸卷烟时喷出的那些烟雾一般,无法被街灯那黄色的微弱光芒穿透。这时停尸房里有人来叫,说手续已经办妥了,我们只要进去签几个字,就可以走了。

我先是签了几张表格,里面写的都是些非常客观的事实,没什么可说的;那之后是一些地方法yuan下达的知情书、保密协议等,以保证我不会对不该听的人,说些不该说的话;

最后一份需要我签名的文件是白天进行尸检时记录员写下的那些笔记。我草草翻过,其内容基本和我进行检查时的观点无异,除了最后一句话,在那里,记录员写道:“医生认为,被害者左胸下部的枪伤很有可能是致命伤,有必要进行后续解剖来证明这一点。”

这时,白天那名记录员已经不在场了。我叫住拿给我这些文件的文员,并问道,“劳驾,请您看一下这里,我认为这句话的表述有些不太妥……”

我还没有讲完话,这名文员就打断了我,“妥与不妥,我也不太清楚呀。我的工作就是把这些纸拿给您,让您签字——您签过,我把它们收好,就这样。”

“如果我不太认同……”

这时,这名文员又一次打断了我的话,“您看,您也不是在法yuan任职的医务检察官,这份记录也只是个临时报告,医务检察官会来再次对尸体进行验查。现在不如您先签过,我这里就有一份存档了。”

这时,他推给我一张纸条,“或者您可以把修改意见写在这儿,明天我差人拿给巴克拉绍夫探长看一看。”

我虽然十分不满文员轻蔑的态度,然而还是接过了那张皱巴巴的纸条。在那上面,我写道:“致命伤是贯穿伤还是枪伤现在尚无法认定,建议进行后续解剖检查。”

那之后,我签了这份记录文件,将纸条也一并交给文员,并叮嘱他一定要把我的意思向巴克拉绍夫说明。文员满口答应下来,他信誓旦旦地说,一定会这样做的。

“您放心,然后回家睡觉去就是了!”文员说。

 

朋友,那之后,我告别了爱德华·冯·波克,就回家了。回家了,也不能和文员说得那样“放心地睡觉”,这又是无眠的一夜!

朋友,若是我有那种神奇的、能够预知未来的能力,就如同传说中披着金色斗篷的巫女一般,如果我能够那样做的话,今时今日,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在那份我不太认同的记录上签下姓名的!

亲爱的朋友,如果我知道一切的话!

 

【tbc】


评论
热度(39)

© 凰山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