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山昴

一介文盲

abo世界观下“气味阻隔剂”vs. “抑制剂”之我见

近日来首页里经常出现那条“abo系统不用抑制剂,而用气味阻隔剂”的微博以及其相关创作。实名来质疑一下关于这个说法的部分观点。

首先说明:我不是不喜欢“气味阻隔剂”的这个设定,对其相关创作也没有任何负面情绪!!

我不认同的是“气味阻隔剂作为新药,比抑制剂副作用更小,因而是科技进步,因而应大幅推广以促进o的权益保护”这个观点。


虽然知道abo设定就是为了写处朋友文学而诞生的,不能太认真。然而有些想法我实在不能苟同,抛砖引玉一下,非常不严谨,撕逼抬杠不欢迎

 

总结:

  1. 气味阻隔剂基本上就是个除味剂,因此绝不是在抑制剂之后才开发出的新药

  2. 气味阻隔剂治标不治本,不起到任何避免发情或者是避孕的作用,不能完全替代抑制剂

  3. 大肆宣扬气味阻隔剂绝非科技进步的象征而是大步后退,是对omega权益的极大损害。

 

首先我想说的是:气味阻隔剂是新药的这个想法非常不合理。

我理解最初有abo设定的时候,先有了“abo+抑制剂”的组合,然后人们慢慢完善这个世界观时,才有气味阻隔剂等新元素的加入。从设想诞生的顺序来讲,气味阻隔剂确实在抑制剂之后。

但是从药物研发生产的角度来讲,气味阻隔剂应该在抑制剂之前出现,且是最早、最原始避免发情lan交的手段

为什么?首先来看一看“发情期”和“抑制剂”究竟是什么。一般理解下,abo设定中的发情期是由激素控制的生理现象,而抑制剂则大多被理解为作用于内分泌系统的药物,通过下调某些激素的产生和其下游作用,来达到减缓发情期症状的效果。这样,抑制剂的选择包括了激素极其合成类似物,组合型固醇类激素,以及少数选择性核受体调节剂等,这个列表应该还有很多,不一一列举。

取决于其作用于内分泌系统的性质,所有抑制剂都必须得是处方药,都要遵医嘱使用。说一说我个人的一个设定,正确使用的情况下,第二代抑制剂能产生两个作用1)可以缓解、抑制包括信息素气味在内的所有发情期症状,2)可以避孕。

 同时o们要定期上omega科做检查,根据自身状况的变化,根据医嘱随时对抑制剂种类、剂量、服用方法进行相应调整,以降低不良反应的风险。


而气味阻隔剂是什么?我唯一能想象到的、比较相近的就是除臭剂了,没错就是药店里、屈臣氏里都能买到的那个东西。也就是说,早在人们对内分泌系统有系统研究前,早在在合成化学能提供给我们固醇类激素和作为和受体调节剂的化学物质之前,除臭剂这种东西就已经广泛使用了同志们。为啥?试想一下,如果发情期omega散发气味的话,往身上抹香水、榴莲和翔都可以阻隔信息素的气味。因此“掩盖气味”这种思路,应该是上个世纪、上上个世纪的omega们早就玩剩下了的套路了。


在这里,综合以上几点,“气味阻隔剂不能减轻发情期症状、且不能替代抑制剂”这一点就很容易理解了。


经过数十年的研发,药企和研究机构大笔大笔的经费投入进去,omega们盼了那么那么久,好不容易有抑制剂可以用了,然后你给我说气味阻隔剂是新药??比抑制剂要好??


黑人问号。


热评里满是“第一次科技革命”“科技进步”等说法,这不是科技进步,这是倒退呀同志们!

如果我是现代社会的一名omega,这时候我所在的地方开始大肆宣扬“气味阻隔剂好,抑制剂不好”的话,比起欣欢鼓舞,我更应该恐慌

由科技进步带给我的,可以避免不断发情、不断怀孕的药物,一夜之间被所有人诟病;

不良商家打出“新药气味阻隔剂,副作用小于抑制剂”的口/号来号zhao我们不再使用抑制剂,而去追求那种一百年、两百年前用剩下的,拙劣的、不完全的、失败风险很高的预防手段;

这吹的是什么风?我们之外的其他两性(a和b)是怎么看待我们的?正文府又将如何定义omega在社会中的地位?

如果我是现代社会的一名omega,如果我发现我渐渐买不到抑制剂了,医生开给我气味阻隔剂,说“这是新药,副作用小,有这个就ok了”;

我还得念书、还得工作,用了气味阻隔剂,我不散发气味了,可我必须要以超出常人的意志力,来对抗发情期症状带给我的种种不适;

因此,我的alpha把性/爱作为一种奖赏,把停止性/爱作为一种惩罚。我听话了,他/她就来上我,我就能舒服些;不听话呢?我没有抑制剂,发情期真的太难受了……

作为Omega,我们又该怎么办?——所幸我们不是omega,我们不用考虑这些问题。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

写这个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抬杠,而是想通过自己的认识,为大家提供一种新的思路。毕竟abo是不现实的,很可能永远也不会成为现实。尽管如此,正因为abo世界观的存在给我们提供了更广阔的创作思维,当关于abo世界观的新概念、新观点产生时,我们也可以选用更全面、更辩证的视角来看待它们。

 

正文到此结束啦!下面还有一点别的想法。

 

====================

原博下也有一些我很认同的观点。譬如说很多人提到“抑制剂很贵”这个说法。这个说法是非常有道理的,为什么?首先,因为抑制剂这种药物的本质就决定了它的研发成本高昂。其次,不要忽视omega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非常低吧!我见过大部分设定中,o的人口比重一般不会超过1/5。所以对药企来说,研发对omega抑制剂就意味着其最大潜在客户群体就只有这不足1/5的人口,而且这些人在经济收入、社会地位上都处于比较底层的位置,不是所有这1/5的人口都有条件使用抑制剂。

我要是药企老板,我肯定会去研发感冒药,受众广,还有针对多发于alpha的吊/癌抗癌剂了,为啥?来钱快。

综上,研发成本高,潜在客户群体小,omega抑制剂价格高昂是不可避免的

反过来说,当omega是非常花钱的!!

所以给大家提供一个思路,如果要写“omega权益运动”的话,除了就业平等、教育平等、婚姻平方面之外,也可以从这些角度着眼:

譬如说正文府对研发omega抑制剂的药企进行补助啦;社/保可以报销抑制剂的费用啦;加速推进“第三代抑制剂”的研发啦;加强omega科医务工作者储备人才培育工作等等。

是不是非常有趣?

 

====================

另外再给大家提供一个抑制剂设定的思路,在我个人的理解中,abo世界观里的对omega药物进化历程按照时间顺序应该是这样的

应该非常不严谨,看看就好)

  • 古早时使用的气味阻隔剂,各种香氛,各种除味剂,实在穷/紧急的情况下,o往身上泼洒气味强烈的秽物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 第一代抑制剂(20世纪前半):含有一种固醇类激素或者其合成类似物,抑制效果不佳,副作用广

  • 第二代抑制剂(20世纪末、21世纪):组合型固醇类激素或者其合成类似物,抑制效果佳,同时可以避孕。Omega群体应在医师指导下正确使用,以防止不良反应。现在市面上大部分的抑制剂都属于第二代抑制剂的范畴。

  •  第三代抑制剂(21世纪 and on):选择性核受体调节剂,新型给药方式的抑制剂(例如原博评论里提到的内置型抑制剂等)。多数还在研发过程中。

 

真的没有啦!again,一己之言,大家看看就好,切勿认真。


评论(11)
热度(143)
  1. 十里酒巷凰山昴 转载了此文字

© 凰山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