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山昴

一介文盲

昨儿半夜刮大风,闹出很多动静,睡不着。就刷起了《爱情的边疆》,年度红色大戏,非常有露中坑风骨。男女主角都是播音员,苏联小伙维卡经历过卫国战争,还在战争中丢了一条腿;我国姑娘文艺秋对他的声音入迷,苦学俄语,并也立志成为播音员。

故事从1958年、维卡到秋就读的北京广播学院当客座讲师时开始。此后种种剧情,想想应该就能猜到许多。

图片里这个镜头太好,维卡独自凭江远眺,看不见对面我国的姑娘,恰如牛郎织女,一条江水,此刻何尝不是那满天神佛也无法逾越的天河?

从时间上讲,又正是六几年,我国姑娘被下放养猪去了,很惨,养猪期间苦中作乐,坚持用俄语对猪波播音。

这剧是我妈妈安利给我的,她为啥会知道我喜欢这种类型的作品?我有点方。



晚饭前,闲下来,趁机聊聊这剧里我最喜欢的情节。是秋被下放养猪的时候,母猪下了崽,她和老同学(也是暧昧对象)万声偷偷藏起一只小猪来,就为过年那天能有肉吃。偷着摸着把猪养大,买了一大堆炖猪肉用的料,就等年三十当天开锅煮肉。

到了年三十当天,万事俱备,上级景大姐、一个主任,还有和保/卫科老宋来查他们,情急之下把猪肘子藏在房梁上。

景大姐本来就怀疑文艺秋偷着养猪,老宋喜欢秋,就可劲儿帮她,装疯卖傻好不容易把主任和景大姐哄走。结果你猜怎么着?

房梁上的猪肘子“咣当”一声,就掉下来了。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一幕的镜头拍得也很有趣,我有点形容不来。我是多喜欢这种苦中作乐,这种在巨大的逆境里也要给自己找舒坦、找精神儿的剧情啊!!这时候w/g已经开始了,秋和维卡都扯了证还被迫分开,再和维卡见面几乎不可能,而且她的事业可能也就这样被葬送了。这个时候还能使坏、还能笑、还能想吃猪肉,我觉得很好。

最后半只猪,炖了一锅,文艺秋、万声、老宋、景大姐和主任,五个人一块给吃了,就这样成了共犯。

哈哈哈哈。

开饭了,我要去吃红油火锅喽!

评论(1)
热度(30)

© 凰山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