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山昴

【露中】熊孩子

短篇小说一则,剧情非我原创,改编自契诃夫《坏孩子》,这个故事实在有趣,结局引发高度舒适。人物做派有很有两位男神的风范,特别想和大家分享一下,希望大家读了开心!

明天我还想更新。


 【置顶】个人作品整理页

==============

==============

《熊孩子》


那天晚饭后,住宅区里华灯初上,有两个年轻人正肩并肩地走在一起,街灯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有几次,他们两人的手差点儿就碰在一起,目光交汇后,却又急急地躲开视线,不敢看彼此了。

他俩都在CBD里那个超级无敌大的公司里任职。高的那个叫伊万·布拉金斯基,是个小经理,矮的那个也是个小经理,名叫王耀。这年年初,布拉金斯基从别的分公司被调过来,很快和王耀熟了起来。一来二去,现在——您也猜到了——他们开始拉对象了。

冬季傍晚的空气干爽宜人,住宅区里灯光点点,充满了温馨的气氛、家的气氛,就连平日看不见的星星也探出头来,为这对恋人照亮了墨黑色的天际。布拉金斯基在讲他童年时的一些故事,讲他父母是如何成日争吵不休、甚至大打出手,他和一双姐妹又是如何在眼泪中读过了童年,并且再也不相信爱情……

“我不敢相信……你知道吗?我不敢再相信了……”布拉金斯基说,“可是遇见你以后,耀——这话有点俗气——从那一刻起一切都不一样了。我对自己说,也许我应该再相信一次……”

说着,两人就走到了住宅区的小树林里。四下十分静谧,没有人影。忽然间,布拉金斯基拽住了王耀的手腕,他那亚裔恋人急忙挣开,却没有非常用力。后来不知道怎的,两人的手就握在了一起,整个世界只剩下心跳声,还有恋人那双年轻而充满热情的眼睛……

他们在树林里接吻,年纪都不小了,心中却充满了如少年一般的、满是青涩的幸福感。愿这一刻永远地持续下去吧……他们这样祈盼着。

突然,黑头发的那个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惊叫声。这时他被布拉金斯基压在树上,正好面对着小树林的另一边。于是他的恋人也赶紧回过头去。林荫小道的尽头上站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金发,蓝眼睛,带着眼镜。孩子打量着两个年轻人,嘿嘿嘿嘿,突然坏笑起来。

 

“你们在亲嘴儿!”那孩子喊道,“我都看见了。我要告诉妈妈去!”

“你告诉去吧,谁会害怕?”布拉金斯基喊道。他挥舞着拳头,作势就要去揪小孩的耳朵,却被王耀拦了下来。打人不对,况且那孩子还不是别人,他名叫阿尔弗雷德·琼斯,他的妈妈艾米丽是超级无敌大公司的一个女上司——布拉金斯基和王耀两人的女上司。正好压着他们两个,执掌两人的生杀大权。办公室恋情本来就不是好事情,何况还是同性关系。他们两人的事业都还在上升期,可不能因为这种事情受挫……

 

 “能请你别告诉她吗?”王耀说,“你看,我们没有干什么坏事,而且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私事。你是个好孩子,好孩子不会总想着打小报告……”他还没说完,熊孩子就打断了这番话,大声嚷嚷起来。

“你们是是同事,还抱在一起亲嘴儿。我妈妈是你们的老板,我去告诉她,她一定会炒了你们两个的!”

“你想要什么?”这时王耀失去了耐心,终于敞亮地问出了这个问题。那孩子歪着头思索了一会儿,不停打量着两人,最后终于开出了条件。

“给我发个红包,我就不说,不然我就告诉妈妈。”

这下,布拉金斯基又想去揍他了。王耀迎着他的视线摇了摇头,然后掏出手机来,微信转了个200块钱的红包给了小琼斯。熊孩子收了封口费,眉开眼笑,蹦跳着就离开了。两个年轻人目瞪口呆,心里把熊孩子的祖宗问候了一个遍,再也没有心思在大街上亲热了。

这晚上,王耀就寻思,这事儿应该没完。琼斯家的那个孩子非常难缠:既聪明、胃口又大。果不其然,第二天,王耀还在公司里时,熊孩子就来谈判了。

“我要你的星球大战乐高积木,死星那个。”小琼斯趾高气扬地说,“不要新的,要你拼好的那一套,装在透明展示盒里给我,一个零件都不许少。”

这个要求让王耀目瞪口呆。这东西昂贵不说,四千多个零件,他又没有许多美国时间,利用闲散时间拼装了三两个月才拼起来,费劲无比。王耀想起前段时间,小琼斯来家里做客,眼睛就不住地往他的乐高展示柜里瞟……原来是早就打好主意了!

尽管王耀此时气得都要吐血,事业重要,他不得不陪着笑脸,第二天,就把东西给小琼斯送去了。

 

熊孩子尝到了甜头,渐渐开始变本加厉起来。短短的半年内,王耀的整个乐高收藏几乎都要被他给搬空了。还夹带无数个微信红包、无数款王耀珍藏的旧唱片。更过分的事情还在后头,有一回,小琼斯的妈妈,也就是他们的女上司看中了王耀一个非常能干的女助理却不好意思直接开口。熊孩子只用了半天,就把人替自己老妈给要过来了,得到了她的无数亲吻和大力称赞。

布拉金斯基也被熊孩子敲去了不少东西,火车模型啦,漂亮的古董削笔器啦,还被迫当起了小琼斯的跟班……熊孩子让他干什么,布拉金斯基就得干什么。大冬天不得不穿着超级英雄的紧身衣,跑到王府井大街上挨冻……熊孩子乐在其中,十分满意,两个年轻人苦不堪言。

 

有一天王耀实在是忍不了了,心说老子我小时候要是这么熊,早就被爹娘混合双打一顿了。但是他和布拉金斯基刚一露出想要算账的迹象,熊孩子就一溜烟儿跑到了女上司的办公室里,抱着她的脖子,故意非常大声地说:

“妈妈,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到底说不说呢?”

一边说着,一边那眼睛瞅着站在门边偷听、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的两个年轻人,肥嘟嘟的脸上挂着一幅幸灾乐祸的表情。在熊孩子的脑回路中,他确信自己已经牢牢掌控住了这两个成年人,并且为此无比骄傲、还十分自豪呢!现在,熊孩子算准自己吃定了王耀和布拉金斯基,认为自己只要继续干这事儿,就能得到源源不断的好处。这样想着,就渐渐放松了警惕,行为也更加放肆了。

这对儿恋人到哪儿,小琼斯都跟着,也不给他们机会独处。他们忍着,忍着……两人都用尽了此生最大的耐心。

 

到了年底,终于他们不用再忍了。王耀升了职,基本上算是和小琼斯的母亲平起平坐、再也不用看她脸色办事了。布拉金斯基在另一家宇宙第一大的公司里牟得高职,跳槽成功。这样,办公室恋情的这个问题也不存在了。跨年这天,公司里举办了庆祝宴会,两个年轻人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拥吻,就这样,迎来了新年的钟声。《友谊地久天长》的乐声应景响起,小琼斯的妈妈还亲自为他们开了一瓶香槟庆祝。

不用忍了……终于不用再忍了!一切的、所有的事情都尘埃落定了,他们再也不用忍受这个熊孩子了。

确认了这一点后,他们第一时间跑到公司厕所里去,找到了躲在里头不敢出来的小琼斯。王耀高兴得差点老泪纵横,他一把揪住了熊孩子的耳朵。这时布拉金斯基也赶到了,他脸上带着礼貌而亲切的笑容,也揪住了熊孩子的另一只耳朵。

“请你们……求你们放开我吧!”这下,轮到熊孩子来求他们了,“我没干什么坏事儿……你们都是好人……”

他哭了起来,抽泣不停。这天,跨年宴会还没结束,这半年来小琼斯的这些勾当就全给他妈妈知道了。这是教育上的严重失误,当母亲的大惊失色,拎起孩子来就离开了宴会现场。孩子爸爸也赶来了,还没有走出公司大堂,一场夫妻混合双打就已经开始了……

大仇报得,这对恋人心里十分舒畅。这天夜晚,他们抱着一打酒瓶子,跑到大楼天台,裹着棉袄喝起酒来。漫天星辰看着他们,这年的初雪看着他们,最后两个人喝了个烂醉。他们依偎在一起,只觉得自己无比幸福。

 

他们将这一刻的幸福藏在了心底,藏了许多、许多年。后来小琼斯长大成人、离家去大学时,他们怕他把这事儿忘了,还特地写信给他,把这故事从头到尾、详尽而事无巨细地复述给他,让他记着……此后,每年新年,小琼斯都会收到王耀和布拉金斯基寄来的信,被迫一次次回忆起他还是熊孩子时的事情。

这样,他再也不敢当熊孩子了。还要感谢当年那对儿年轻人呢——育人子弟,这是一件多么好,多么圆满的事情呀!

 

【fin】

 

年度最爽短篇小说,太舒爽了。

评论(30)
热度(737)

© 凰山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