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山昴

一介文盲

趣事/闲话:关于我至今也没学会的俄语

在我所有“会一点点”的二外中,俄语应该算是会的最少的,至今我也只认得字母表而已。日语稍好,毕竟已经是挂过一次N2的人了;法语虽然烂,至少也学到可以简单交流的程度,比俄语可好多了。

高中的时候,我们学校有个东西叫“校本课程“,是两周上一次、一次45分钟的课外兴趣课程,从语言到艺术、体育,共有二十余种选项可选。当时我没入aph,还不认识布拉金斯基这个该死甜美的男人,对俄语本来也没啥兴趣,为了不想被分去打网球所以选了俄语。

我们的俄语是历史老师教的——这是真话。

历史老师是黑大出身,大学时辅修过俄语,因此开设了俄语的校本课。第一堂课,我们从字母表开始学习。刚开始时所有人都兴致不高,有人写作业有人玩手机,状态很懒散。

转折发生在讲到了Р这个字母的时候。老师说:“来,大家听一下。P~~~~~~~“卷舌音发得特好。我记得当时全班小四十号人,无一例外地都发出了“哦”的一声赞叹,写作业的也不写了,玩手机的腰板儿挺得倍儿直,抻长了脖子看着我们的历史兼俄语老师。

“再来一遍,没听清楚!”有同学请求道。

老师就又来了一次,“P~~~~~~~~~”卷舌音非常饱满。求他再来一次,他就不干了,硬要我们也开始尝试。

我真是憋足了我这辈子最大的肺活量,P了半天,可是没有一声P是能把舌头弹起来的。尝试了大约一两分钟吧,全班只有两个同学做到了,其中一个是学相声的,口舌本就伶俐。

“弹不起来不要紧,”这时候老师就说了,“列//宁同志一辈子都没学会弹舌音,照样讲了许多话。”

由于每周授课时间很少,到学期末为止,我们只学完了字母表,10个单词,两组对话。

我现在还记得这十个单词:книга(书),журнал(杂志),школа(学校),студент(学生),учитель(老师),врач(医生),наука(科学),история(历史),котенок(小猫咪),собака(狗);还有你好谢谢再见,不计算在内。

两组对话分别是: -Кто это? -это мой папа (那是谁?那是我的爸爸); -Kто они?-это моя мама и анна (他们是谁?他们是我妈妈还有安娜)。

然后到了新学期,所有人的校本课程必须要换一门,所以我的俄语教育就到此为止了。从那以后除了对一个老太太说过Спасибо之外,我再也没说过一句俄语。


说这么一套的真正原因是:下学期我要学俄语100了。因为正好还有个文史类学分需要凑,就选上了俄语100。选这个课我违拗了我妈妈要求我选一门心理课的要求。她说我人际能力太差,学心理会有帮助。

我拒绝的理由如下:1)心理学并不能帮助提升人际交往能力,以及2)心理课程不属于文史类,凑不上我的学分。她指责我懒,我承认我懒XD

后天开学,我将睁着一双无知的眼睛走进俄语课堂、打开崭新的俄语课本。我一直很喜欢、也比较擅长学习语言,希望这学期结束时,我能再多背几个单词、学会几个句型、纠一纠发音,把我“至今也没学会”的俄语,变成“终于会了一点”的那种。


祝大家开学快乐。

评论(3)
热度(5)

© 凰山昴 | Powered by LOFTER